Go to Issue Menu1.

密教東渡 重哺中土
撰文/尊戒

源自印度的佛教密法,來到中國主要分為兩支:一是中土所傳的漢傳密教,一是弘於康藏的藏傳密教。兩者雖同源於天竺,但彼此有不同的法統及發展。

早期的漢地密法隨著大乘佛法東來,咒術之道亦隨之而興,名師輩出,享譽九州,靈異事蹟甚多。這種情況從公元一、二世紀一直到唐王朝的開元年間為止,是為中土密教發展的搖籃時期。相對於後來傳入的純粹密法,稱之為「雜部密教」。此期間所譯出的密法經典眾多,對於隨後傳來的「純粹密教」,建立鞏固的基礎。

唐開元四年(公元716年),那爛陀寺的善無畏奉其師命,由陸路抵華,玄宗禮為國師。同八年,南天竺的金剛智率不空經南海至京,奉敕居慈恩寺。這三位大師和中國著名的一行禪師在京洛翻譯出密教主要依據典籍:《大日經》、《金剛頂經》等經典及各類儀軌,並開壇灌頂,廣弘密法,極為朝野所尊,是為中國漢傳純粹密教之始。

隋唐之季,朝鮮扶桑朝野仰慕中國盛世文化之風,派遣留學僧俗來華求法。在中土弘揚的佛教各宗法門,更是其學習要目。此中之一為年輕的空海,他到達長安後,從青龍寺惠果受學密教,於唐元和元年(806年)回國後開創了真言宗,是中國密教傳入扶桑之祖。隨後續有繼者如圓仁、圓珍等入唐求法,共稱「入唐八家」,全是在日本弘傳密教的主要大德。中國的密教可說完全移植到日本了。

密教在中國隨盛唐一代衰落而潛輝,經典翻譯也中斷了。宋代早期,太宗有意重興譯經事業,置譯經院,詔天息災、施護、法天等人居之,從事譯經。此時翻譯出於印度新流行的密教經典甚多。但因宋代禪、淨兩宗極為流行,經教、儀軌複雜的密教慢慢式微,傳法大德的星逝亦令此教法在中國隱光,只有零星的教法咒語依附在顯宗的課誦儀式中而餘留下來。

幸而密教東渡扶桑後,歷代均有名宿大德廣為弘傳,經逾一千二百餘年而發揚光大。民國初年以來,我國僧俗有志之士紛紛東遊求法,志令此教重哺中土。

1981年8月24日,位於陝西省扶風縣的法門寺真身寶塔西壁因霪雨而倒塌,其塔下地宮及內部所藏的盛唐寶藏因而見諸於世。出土文物除佛指舍利外,尚有眾多金銀琉璃器等供養物。其中珍藏佛骨的45尊寶函便是一具遺留至今世上最古的曼荼羅實物。寶函基本上可印證是一個金剛界曼荼羅,這若不是漢傳密教在日本開花結果,今人恐怕也難窺其中奧秘矣。

撰文/俞如 攝影/吳偉樂
男居士林大殿

密宗自唐代從印度傳入中國,曾絢爛一時,但至宋朝之後逐漸式微,唯於唐時有日本僧人空海來華隨青龍寺惠果和尚學習密法,將真言宗傳入日本,大力弘揚。及至日本新義真言宗豐山派第四十八代傳燈大阿闍梨權田雷斧,70歲時發願再將密法傳入中國,1924年來華,入潮州傳法。現今位於大坑的香港佛教真言宗居士林,接的便是日本權田雷斧的新義真言宗豐山派法脈,成為本地歷史最悠久的東密道場。


空海和尚

周塵覺阿闍梨

權田雷斧


創辦人張圓明(上)和黎乙真(下)

現任男居士林董事歐 陽寶都


位於天台的法器


居士林舊貌

東密法脈初現香港

香港早期盛行顯教,向來沒有東密傳承,其後有修持顯宗的黎乙真居士,50歲讀大藏經至密教部時,深感殊勝而發願弘揚。數年後,得知日本新義真言宗傳燈阿闍梨權田雷斧到潮州汕頭弘法,黎乙真即與張蓮覺、張圓明、林楞真等居士前往迎請法師來港,在東蓮覺苑開壇受其灌頂,並依法修持;翌年,黎乙真再赴日本隨權田雷斧習法,修四度加行,入兩部曼荼羅壇,經九度許可,繼受傳法灌頂而得真言宗第四十九代傳燈大阿闍梨位。

黎乙真回港後,1926年在大坑道建真言宗居士林道場,為一正式法定團體,並得到當時港督豁免用有限公司字眼,自此真言宗道場在港正式奠定根基。1930年,黎乙真夫人張圓明居士成立女居士林,並得權田雷斧特許,教授弟子,成為第一位香港女教授阿闍梨。

真言宗居士林成立後,法務日隆,在港修持密法者亦漸多。據記載,1931至1936年間,居士林曾舉行六次胎藏界灌頂、三次金剛界灌頂大會,受皈依灌頂的正機弟子多達三百餘人,結緣者無數。及至1937年,黎乙真和張圓明兩位阿闍梨先後往生,數年後,香港遭戰火洗禮,令弘法事宜受到影響。1949年,有潮州密教重興會王弘願阿闍梨師系的李耀開往日本求法,獲大本山護國寺僧佐佐木教純傳法,得第五十代傳燈位。李耀開阿闍梨及後加入居士林,開灌頂壇,並被推選為居士林主席。

香港日本交往密切

直至上世紀六十年代,有日本僧侶小野塚潤澄等人前往印度朝聖,期間途經香港欲前往虎豹別墅遊覽。當他們乘的士經過大坑道,看到聳立在居士林天台上的密教法器,方知香港亦有真言宗道場,惟因行程急趕而未有登門造訪。小野塚潤澄當時為日本真言宗豐山派宗務所宗務總長,回國後,他將此事記掛在心,很快又再重整行裝,獨自來港訪居士林,當得知居士林所傳法脈乃真言宗嫡系,更加立意推動港日交流,並說服當時已70高齡的真言宗豐山派館長長岡慶信大僧正多次來港傳法。現任居士林董事歐陽寶都解釋︰「所謂傳法,包括了教授如何修法、持誦真言、觀想等等法門。待這些都及格後,才能為學員開壇傳授法灌頂。」密宗最重師承,日本豐山派總部對兩林亦極為重視,歷屆館長均先後多次來港開壇灌頂授法,自此時起,居士林開始重拾與日本真言宗的關係。至今每年4月,日本僧人仍會專程來港,參與在港的浴佛儀式及巡禮遊行。

學風濃厚 事理相融

居士林法制嚴明,兩林法制、儀軌相同,行政和資產則獨立。每年兩林主席由林友推選,六、七十年代,黎乙真及張圓明嫡傳弟子周塵覺任女林主席,曾在居士林興辦夜校,又鼓勵林友隨唯識學宗師羅時憲先生習唯識,隨葉文意居士習佛教義理基礎。八十年代中,居士林更全力資助辛漢威和歐陽寶都赴日本新義真言宗豐山派總本山長谷寺修學兩年,在長谷寺內設一香港居士林研修道場,推動港日交流。回港後,辛漢威致力東密學術研究及教學;歐陽寶都則致力主理道場及授儀軌,弘揚東密,他表示︰「居士林未來應在事相(實踐)及教理(學問研究)上兼重發展,因事理兩者,如鳥之雙翼,車之兩輪,缺一不可。」

1991年重建後的居士林,在原址上新建兩棟大樓,格局莊嚴,設有佛殿、祖師廳、會客室、藏經室、食堂、宿舍,以及現代化設備的禮堂作開講修學之用。現時每逢周四、周五及周日,林內均設有公開講座,有意認識東密的朋友,歡迎前往參學。

香港佛教真言宗居士林
地址︰香港銅鑼灣大坑道9號至9號A
電話︰2577 0030(居士林、女居士林)

何謂東密?

密教有藏密與東密之分,藏密指西藏密教,東密則指唐密傳於日本空海和尚之後,在日本京都教王護國寺(簡稱「東寺」)所傳之密法(故稱「東密」)。所傳為事部、行部、瑜伽部三部密法,主張金剛界、胎藏法兩部不二。東密真言宗以龍猛菩薩為初祖,龍猛將法傳於龍智菩薩,龍智再傳於弟子金剛智。那爛陀寺達磨掬多弟子善無畏於唐開元四年(716年)入中國,傳法於一行阿闍梨、玄超等。金剛智將法傳於不空三藏,二人於唐開元八年入中國,不空傳法於中國的惠果和尚,其後惠果將法再傳當時的日本留學僧空海和尚,中國密法自此傳入日本。空海之弟子眾多,演為廣澤流、小野流兩系。後因宗義之故,又分為古義、新義兩大系統。中國的法脈則因後來元朝王室崇尚藏密而式微達千多年。

 

Go to Issue Menu3.

快樂的啟示
撰文/僧徹法師

經中佛說:「人身難得,佛法難聞;眾僧難值,信心難生;六根難具,善友難得」。 從佛法來看人生,人生和佛法之關係是非常密切的。佛陀設教、施教、言教,旨在「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凡障礙人們起種種煩惱,不許令生,令增長善根,勤加守護,最後要培養淨化心靈工作,為佛教主張。六祖大師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覺世求菩提,恰如覓兔角」。這首偈語,證實了佛法與人生的密切關係。

人生在世,各有目標,也許各人都有不同志趣,目標亦不相同。但亦有共同的目標,就是同為追求人生快樂。一般人們追求的都是「財、色、名、食、睡」地獄種子之根。如地藏菩薩願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眾生未盡,責任未完,樂亦不得,得亦難安,可見眾生與菩薩之快樂見解互相矛盾。古人說:「人生最苦的事是責任未了,最快樂的是盡了責任」。經云:「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這便是菩薩乘佛教。對人生所有職責,才是人生最高的意義和價值。

照佛教道理而言,學習放下,培養無我、無爭、無為、無欲才是佛法絕對快樂的第一步。真正快樂得圓滿,一切智德,到達究竟的解脫,才是對快樂境界。所謂「無病便是福,涅槃第一樂」。我們要到達這個境界,必須從「聞、思、修」三個修學次第,開發無漏覺慧。

這才會契證人生真理,而獲得人生最高的、絕對的快樂。

Go to Issue Menu4.

佛制戒律的因緣(上)
撰文/賴靜涵

佛陀座下弟子們,都各自有得度的因緣,也各自有求道的想法,更各自有不同的根器與能力,特別是求法的人愈來愈多,僧團體制愈來愈大,分子自然變得複雜。於是佛陀發展了一套教育方法,那就是戒律。

戒律的產生是這樣的,有一天,佛陀來到毘舍離國的重閣講堂說法,有一個住在迦蘭陀村的長者,帶了兒子須提那前來聞法。須提那聽了以後非常感動,就向佛陀請求出家學道。佛陀對他說:「你的發心很好,但是出家必須先徵求得父母的同意,如果結婚的話,也必須徵求得配偶的同意。」須提那只好回家請求父母同意讓他出家,然而須提那是家中的獨子,也有妻室,父母怎樣都不願同意他出家。但是須提那的信念非常堅決,他告訴父母,如果不同意,就要絕食至死,以明心志。須提那絕食了六天,父母看了很傷心,央求許多親戚朋友前來勸阻,這些親朋好友看過了情形,知道須提那意志堅定,反倒回頭為須提那求情。父母沒辦法只好同意讓他出家。須提那非常開心,加入了僧團,僧團的佛弟子們也給須提那的求道精誠,感動佩服得五體投地。

須提那出家不久,毘舍離發生了饑荒,對比丘們托缽乞食產生嚴重影響,各戶人家難以提供飲食。須提那此時想起他的故鄉,迦蘭陀村是一個物產豐饒的地方,他希望故鄉能夠供養比丘僧團,紓解飲食的困難。須提那帶領比丘眾來到迦蘭陀村,父母聞訊,歡喜異常,希望須提那務必要回家一趟。須提那原先感到猶豫,後來想到如果父母歡喜,他們必然能夠把更多食物供養給僧團,於是歡喜答應了。

須提那返家,對於家中來說是件大事。父母要須提那的妻子特別妝扮,並教她許多打動須提那的甜蜜言詞。須提那回到家以後,全家上下都加倍奉承,殷勤供養。須提那離家很久,感到家庭的溫暖,也就忘記了當初發誓出家的堅強心志,尤其是妻子訴說獨守空闈等種種的苦楚,更央求要他為家中留下一子,以慰雙親。須提那的心志動搖了,於是犯下了淫慾之罪。

須提那感到很後悔,回到僧團,備受眾人的責難。佛陀知道此事,召喚須提那,了解事實原委,並為他開示出家的意義與修道精神。隨後召集大眾,說明要制定戒律,並且開示守戒的好處。究竟守戒有何好處?請看下回分曉。

(四十二)

Go to Issue Menu5.

監齋菩薩
文/知歸 

《少林寺志》所載監齋菩薩圖

大樹緊那羅王菩薩除了擅長以音樂來弘法外,他在中國寺院裏還有一個重要的職責,便是監察香積廚的作務。早在宋代普菴禪師便有監齋使者守護香積廚的法語,他說:「大家著力要精專,一粒微塵不許動,為報龍天並八部,莫入廚中乾打閧,監齋使者在眼前,守護普菴無罅縫。」而緊那羅王變成監齋使者,則源於中國嵩山少林寺的一段傳奇。據《河南府志》所記,在元代至正初年,少林寺有一位負責廚房雜務的行者,蓬頭裸背赤足,經常手持燒木棍,勤勞盡責,不為其他人所熟識。及至正十年(1350年),劉福通等率領紅巾軍圍攻少林寺,在最危急關頭時,這位廚務僧手提燃燒著的木棍,化成身高數十丈的緊那羅王,站在山峰上,紅巾軍見此異象,落荒逃邃,少林寺才免遭浩劫。寺僧知道是緊那羅王顯靈,遂建立了緊那羅殿,奉此菩薩為護法伽藍,並在香積廚供像,奉為「監齋使者」,以典寺眾之喉舌。此事後傳遍中國各地寺院,遂紛紛將緊那羅王供奉為「監齋菩薩」,並將農曆臘月廿三日列作聖誕。直至今天,在寺門上供時,例必供養「大聖緊那羅王菩薩」。

Go to Issue Menu6. 漫畫
圖/小子

Go to Issue Menu7.

周日念佛晚會:誦念《阿彌陀經》
晚上7:00
念佛 繞佛 坐禪 開示 迴向
主持:苑長妙慧法師

瑜伽、瑜伽行與智慧禪
周六 上午9﹕30;下午2﹕30
導師﹕黃耀光居士

周六襌修課程﹕活在當下
下午2﹕00
導師﹕法護法師

以上地點:香港跑馬地山光道15號
以上查詢:2572 2437

Go to Issue Menu8.

活動:「琉璃光照」身心靈健康講座系列
講題:圓融之道──調解衝突技巧的應用
主辦: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香港佛教醫院
贊助:東蓮覺苑
講者:阮陳淑怡女士
日期:8月18日(星期六)
時間:下午3﹕00至5﹕00
地點:香港佛教醫院
查詢:2241 5080

活動﹕地藏經之要義略說講座
講者﹕演慈法師
日期﹕8月22日至24日(星期三至五)
時間﹕下午7:30至9:00
地點﹕北角英皇道355-361號一樓佛教愍生講堂
電話﹕2808 2373

東蓮覺苑《明覺》特刊編輯部
編輯﹕黃夏柏
地址﹕香港跑馬地山光道15號
傳真﹕2572 4720  電郵﹕tlkymag@yahoo.com.hk

本刊文章純屬作者或受訪者意見,不代表本刊立場。

資源

課誦

連結

下載

賀卡

友情連結
何鴻毅家族基金 | 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 | 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校友會 | 寶蓮寺 | 大渡網 | 溫暖人間 | 佛哲書舍 | 史丹佛大學何鴻毅家族基金佛學研究中心 |
TLKY Canada Foundation Programme, Institute of Asian Research, 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 International Buddhist College, Hatyai |
東蓮覺苑佛門網站小組製作 ©2006-2008 | 服務條款 | 佛門宗旨與LOGO 自2006年10月1日瀏覽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