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在忙到透不過氣來的時候 , 情緒困擾的時候 , 受挫折而沮喪的時候 、 尤其是中東戰事影響了金融經濟 , 傳染病毒打擊之各行各業 , 百籌莫展中 , 下意識都會問 : 做人究竟為了什麼 ? 人生有什麼意義 ? 這些問題看似很簡單 , 其寔是十分嚴重 , 如果得到的答案是正面的 , 可以心安理得地 , 開心地活下去 。 否則 , 就會消極厭世 , 或蹉跎一生 。

做人究竟為了什麼 ? 人的生命是由前生所作善惡業交雜支配而來生 , 為的是清理業債 。 有業債就有責任去償還 , 去接收 。 已經做了人就要負責生活不去 , 直至業債告一段落 , 再沒有討價還價的選擇 。

人生有什麼意義 ? 接受生命已是不可改變的事寔 , 無庸置疑 。 至於怎樣生活才過得有意義 , 是真正值得研究的學問 。 現在生活是由自已把握的 , 做得好就可以改進 。 生命的原動力既然是清理業債 , 那麼身邊和周圍一定有許多與債務有關係的人 , 討債的 , 還債的 , 親人 、 仇人 、 可愛的人 、 不可愛的人、 益友、 損友 、 在生活過程中 , 先後給予不同程度的影響 。 人生的價值觀和意義 , 就在乎怎樣去應付當前的人物 、 環境 , 令到自已活得開心 , 同時考慮到關心別人 , 開拓未來新天地 , 令將來的際遇過得比現在更好 。

人的思想力量足以帶至開心的天堂或不開心的地獄 。 因為開心和不開心是個人內心情緒的動態 , 任由各人自己處理和控制的 。 可惜許多人不容許自己的心開放 , 不合理地看待人情 , 境物和事件 , 令自己不開心 。 到時又不曉得反省和撫慰 , 反而向外尋求開心的方法 , 結果 , 因摸錯了門徑而引來更多的煩惱 。

應該怎樣去面對人情 ? 凡是人都有怕受苦求享樂 , 和怕難堪求善待等願望 。 為了尊重別人的願望 , 最好做到以慈和歡悅的態度 , 投射到別人的感覺中 。就算最難相處的人 , 見到有人對他溫和友善 , 都會減卻一些傲氣和怒氣 。 人與人在世間相處 、 無論親冤恩怨 、最多也不過數十年 、其中悲歡離合 , 變幻無常 。 親愛者不能期之永 、 何必在別離時常戚戚 。 就算冤家仇人相遇 , 何必抱著不愉快的印象不放 。 發洩憤怒 , 不但令對方增加積怨 , 自己內心何嘗不躁動和不好受 , 正式是苦人又自苦 。 寬恕相安 , 不是吃虧 , 而是舒解了內心的積壓 , 放下重擔 , 寔際是自己得益 。 能作如是想 , 自然配合了佛教的慈愛心和同情心 。

人與人之間就算是最親近的人 , 也有與自己不同的情緒 , 觀感和目標 。 不能勉強別人來遷就 , 一定要和自己的想法一樣 , 更不能為一己之私欲而妄顧別人的權益 。 世界上的戰爭 , 皆因少數人的政見不同 , 彼此間有利害衝突 、 不惜訴諸武力 , 燃起戰火 , 動員許多人為了自己國家的榮辱而慷慨赴死 。 民族與民族之爭 , 也鼓吹著許多人作自殺式攻擊而從容就義 , 幾許古人心血建成之歷史遺物 , 蕩然無存 。 就算是人與人之間的爭執 , 同樣會釀成非傷則亡的結果 , 溯其原因都是由於不能互讓為導火線 。 人可否在與人有意見分歧的時候 , 祇要不是走向邪惡 , 就去理解他們的傾向 , 捨除自己的固執和私利來互相適應 , 化干戈為玉帛 。 喜於接受參與和捨除固執偏見 , 是人際關係融洽和諧的靈丹妙葯 。

應該怎樣去面對環境 ? 天災的洪水與風雪 , 或戰爭與疫症的人禍 、都是地區性人們共業所招感 。 際遇之能否忍受 ﹐是個人的思想問題 。 評定環境之好壞 , 也隨著每個人的心理而有不同的標準 。 同一境物若能從好的方面去想像 , 在別人看來是醜惡的 ﹐也許會覺得適意怡人 。 記得有一首禪詩 :「春有百花秋有月 ,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閑事掛心頭 , 便是人間好時節 。」地球有節奏地轉動 , 歲月不停地流逝 , 人人都同樣在這天地間生活著 , 大自然的一切都平等地讓人們欣賞 , 用之無禁 、 取之不竭 。 做人為什麼要缺乏自信 , 偏偏想著欠缺什麼來自怨自卑 , 又要爭著什麼來自己擁有 。 為想保持樂觀 , 永遠要珍惜自己現在擁有的 , 不要懷念失去的 , 向理想的目標盡力做到最好 , 也不勉強追求能力所不逮的 , 或得不到的 。 心境自然開朗而滿足 。

應該怎樣面對不愉快的事 ? 遇著不對勁的事情 , 或一些不愉快的經驗 。 確信事情一定會隨時間過去的 。 祇要記著其中那些有用的教訓來作未來的警惕 , 然後把不愉快的心情拋掉 , 又把不愉快的事情忘掉 。 千萬不要停留在回顧中 。 前面有很廣大的空間 , 容納著更好的目標和抱負 , 要記得「希望」 是通過最大危機的保護網 。

為了糾正人們習非為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思想力 , 加強人們對人情 、 境物 、 事件的觀察力 。 最好日常要騰出一些時間來靜坐與反省 。 初嘗試靜坐的人 , 不能一不子就空掉所有的思想活動 , 也不一定要借助咒語的力量 。 祇求減少由眼耳鼻舌身所接收的外來訊息 , 減少意識反應的頻繁忙亂 , 在平靜的心態中會產生智慧力 。檢討著所思所作是否與佛教的慈悲喜捨相應 , 可獲得合理地對人和事物的正確觀念 。 隨時適當地處理衝動的負面情緒 、 避免因不開心而作出令人難堪之事 。 這樣一來 , 生活充滿和諧 , 滿足和希望 , 現在活得開心 , 又不怕欠下將來要償還的人情債和業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