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信佛學佛的人都有行善的心﹐可惜善念一起就有惡念阻撓。想布施﹐即被慳貪的念頭防礙。想柔和寬恕﹐又被憎恨忿怒所挑撥。想謙讓﹐又被自大的我慢來煽動。想靜觀﹐又被雜念所干擾。想友愛﹐又被多疑猜忌所困惑。總不能安住於善念。

金剛經須菩提問佛問得真好﹐他問﹕發菩提心的人怎樣留得住善念﹖怎樣把惡念降伏﹖佛很簡單地答﹐若行者無我相﹐無法相﹐即可安住善心﹐降伏惡念。

所謂我相﹐即自我觀念太重﹐令貪﹐嗔﹐慢﹐疑﹐隨著而起。

由於自我貪愛﹐即有財富佔有慾﹐有男女情慾﹐ 有權威名利慾﹐有口腹饕餮慾﹐有好逸享樂慾。

由於自我尊崇﹐動輒責人怠慢﹐責人冒犯﹐責人傷害﹐以致憎恨鬥爭。

由於自我抬捧﹐認為自我最勝﹐不讓別人比自己強﹐不耐別人有榮寵﹐自負且驕橫﹐好作領袖。或因妒成仇﹐心存毒害。

由於自我狹隘﹐多疑誤會﹐排除異己﹐樹敵多﹐ 良朋少。

雖然這個自我觀念﹐祇是意識中的一種思量形 態﹐但固執得堅牢﹐所發揮的損害作用﹐確寔不容易揮脫。佛又教我們破除這個自我觀念的方法。首先要知到﹐可以被稱為我的要有主宰性﹐永琠吽M獨立性。然後觀察到底誰有可稱為「我」的條件。

  1. 一般人都以為這身体是我。經過觀察﹐這身体衹是血肉所成之混合体﹐是一部推陳吸新的機器。暫時性提供給心靈使用的﹐用以接收外界訊息和發放內心訊息的機動物。偶有故障﹐即生病變﹐若遇傷害便告死亡﹐并無主宰力﹐亦非痡`的和獨立的。

  2. 能感受苦樂的心是不是我﹖經過觀察﹐感受是心的一種認知作用﹐苦樂是情緒波動的變化。當眼耳耳鼻舌身接觸到外界色聲香味觸時﹐意識起分別﹐適我意者起愛而生樂﹐不適我意者起憎而生苦。愛與憎﹐苦與樂都是主觀性的﹐隨著當時環境和心情﹐對外境有不同的評價﹐故隨時轉變﹐無固定性亦無永恆性。

  3. 能思惟﹐能記憶的心﹐是我抑非我﹖經過觀察﹐心念是前念滅後念生相續不斷的﹐前念以為是的﹐後念可能否定認為非。思前則事已過去﹐想後則尚未現前﹐思東想西﹐來無方所﹐去亦無?﹐轉變不停﹐飄渺無主。雖然可因學習而有記憶﹐此記憶亦視乎薰習多少而有強弱﹐并無把握永恆不變。雖能保持印象不失亦衹是念念相續﹐隨時增減﹐亦非獨立不變之主宰體。

  4. 身非我時﹐心亦非我,然則一切事物中曾否有我﹖經過觀察﹐一切事物(法)都由多種原素組合﹐再加以眾多助緣才能成功﹐因緣聚則成﹐因緣暫留則住﹐因緣變則異﹐因緣散則消滅﹐也找不到有獨立性﹐常住性之主宰體。

從多方面的角度看來﹐人生本是無常﹐是暫有﹐於是明白無我相。一切事物也隨因緣而變化不定﹐亦明白無法相。人既無可恃之我﹐物亦無可貪之法﹐更不值得生嗔﹐起慢疑等惡念﹐令生活中平添多種煩惱﹐以致因果循環﹐怨報相續。

無我相﹐無法相﹐衹是破除不正當的偏執和誤解﹐使人們對人生宇宙有正確的認識﹐切不可誤會為使人們意志消沉﹐自暴自棄的消極言論。佛教強調人生最有價值的事﹐是有好的人生觀﹐善於利用一期生命﹐積極開拓內心廣大的空間﹐破開人我彼此的藩籬﹐遠離貪物喪志的愚痴﹐在日常生活中表達出慈愛、寬恕、謙讓、友善、勤奮等美德﹐以樂己樂人。不僅令現在生活充滿和平安樂﹐亦可創造未來的福祉。所以說佛教我們破除自我觀念的內觀方法﹐可達致無我相﹐無法相的境界﹐是最好最妙的安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