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對佛學感到興趣,尤其是西方人士,認為佛學的道理博大精深,并奉佛學為哲學,去探討和研究宇宙人生的問題。

正如孫中山先生所說:「佛教非宗教、哲學、科學,而能補宗教、哲學、科學之不足。」一般來說,視佛陀的教育為哲學或科學者,稱之為「佛學」,而視為宗教者,稱之為「佛教」。哲學與宗教,兩者最大的分別在於終極思想,前者不談人死後的歸宿,而後者則以此為中心思想。

崇神宗教,無論是一神教,還是多神教,都以神為中心,以神為依歸。神的名稱和意義,也許因為不同宗教而有不同的名稱和解釋,但基本原則上,大家都主張神是創造萬物的主宰。人的生死都是神的意旨。一切乃至死後都歸於神。

筆者自小就讀教會學校,始終沒法接受神權主義思想。入大學後,卻受馬列主義的唯物思想影響,常以「無神論」者自居。作為一個唸工程科學的知識份子,我仍不斷追尋宇宙人生的真諦。例如,為什麼我來到這個世界?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死亡是什麼一回事?世界怎樣形成?世界會滅亡嗎?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聽到一位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講師介紹佛學,講解「三法印」的道理後,我對佛學完全改觀。祇因佛教絕對否認「創造神」的存在,令我這個「無神論」者開始對似宗教而非宗教的佛學進行

當我認識從因果到緣起,真空與妙有的關係,深感佛學的辯証理論,比馬列主義的唯物辯証法,有過之而無不及!愈多了解佛學的義理,愈感到佛學近乎完美。佛學把自己困擾多時的宇宙人生問題之疑慮,一掃而空!但是,或許自己的思想產生障礙,我始終沒法從「佛學」跨進「佛教」去。畢竟「佛學」與「佛教」總是兩回事。

我曾否定形而上的超自然力量之存在。我曾認為人死後會變成畜生之輪迴學說,是無稽之談。我曾聽聞別人對神、佛、菩薩等親身感應的事蹟,如逢凶化吉、絕處逢生,頑疾竟愈等等,但我仍不動容。或者我宿世福根淺薄,沒有緣份親証這些最直接、最實在、甚至最原始的宗教經驗。

我曾經拒絕神父的誘導,我曾經深信馬列主義的唯物辯証法及無神論。這些歷史的思想包袱,使我沒法說服自己去接受一種宗教信仰。我心媟Q:就算我接受佛學,也未必要皈依做佛教徒,總之心信就罷了!後來,我對自己說:如果我未能接受輪迴學說,我不會皈依三寶做佛弟子。其後,不消一年光景,我終於皈依了!那麼,我的宗教經驗是什麼呢?

顧名思義,所謂「宗」者,是一種超越語言文字的信念或信仰,所以宗教經驗純粹是個人的體驗,內心的感受,沒法以現象去印證,也不能推理去解說,猶如「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我的宗教經驗是較理性化的,是個人心理所產生的宗教信念,并透過行為實踐所証悟的宗教體驗。下回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