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自己的宗教經驗,筆者尚未有宿緣,與諸佛菩薩發生任何感應,如夢中見佛、菩薩顯靈等,甚至連凝望佛菩薩像而有「似曾相識」的親切感,或身處佛門清凈地而生「恰似回家」的歸屬感都沒有。或許類似的事情曾發生在我的身上,但我未察覺。我不習慣穿鑿附會,把一些似相關而實不相關的事情串連一起,說偶然為必然,說巧合為眷顧,隨即引申出佛陀加被,菩薩保祐、神通妙用等神蹟故事,以「見証」佛菩薩的存在云云。

宗教是一種信仰,並涉及人死後的歸宿之終極思想,很多非宗教人士常問道:「鬼神在哪堙H若你能夠証明鬼神的存在,我才信教!」他們又常說:說什麼天堂和地獄,你去過嗎?」後來,我反過來想一想:雖然我們不能証明鬼神的存在,但是人們亦不能証明鬼神不存在,那麼,任何人都不應貿貿然地否定鬼神存在的可能性,並應抱着持平中肯的開放態度!

人人都知道,凴凡夫有限的感官能力和智慧,沒法子找到圓滿的答案,在佛陀的年代,不少外道人士曾向佛陀提出類似的問題,包括宇宙之始,生命之源等等,佛陀以中箭病人的譬喻來解答。一日,醫師見到有人中箭受傷,即上前替他治療。豈料,那正在流血的傷者竟阻止醫師搶救,並質問醫師:「你必須告訴我,那箭是誰造的,那箭怎樣射過來,那箭。。。否則我不接受治療!」醫師說:「我是替人治病的,你現在流血,快要死了。箭的問題對你的傷病並無幫助,可否暫且不談?」

佛陀是大醫師,旨在令水深火熱的衆生能夠離苦得樂,解除束縛,得大自在。認識「三法印」,學習「四聖諦」、奉行「八正道」,比研究鬼神、天堂和地獄等問題,更實際和逼切。如此这般,面對這些形而上學的問題,筆者再不太偏執,並採取暫且不理,容後再談的態度。

很多人信教,皆因有親身經歷,體驗和感應到佛、菩薩、神等超自然力量,如親眼看見,親耳聽聞等(此乃現量),這是最直接和最實在的,最容易令人起信。此外,很多人曾經歷了「神蹟」或應驗的祈願,因而推斷佛、菩薩、神的保祐和加被,隨即起信(此乃比量)。其實,最原始的宗教亦因對難以解釋的現象,或神祕的自然力量而産生敬畏和崇拜,發展成為宗教信仰。

當初筆者接觸佛學時,偏重於其哲學推理部分。關於神通、輪迴、往生等抽象的論說,則敬而遠之,避而不談。後來,當我進一步了解佛教的義理和教主釋迦牟尼的生平和教化,深受這位捨王位而出家求真理的太子所感動,從經書中,他的言行表現出超凡的智慧,高尚的情操、無私的慈悲,使我不得不相信「如來是真語者、實語者、如語者、不誑語者、不異語者」(摘自「金剛經」)。如此「起信」是關鍵的第一步。(此乃聖言量)。雖然,筆者尚未完全接受和明白佛理,但此刻可以先「起信」而後「求解」。(下回再續)